<var id="ftl3p"></var>
<cite id="ftl3p"><span id="ftl3p"><var id="ftl3p"></var></span></cite>
“酒”与中国古典诗词历史文化店小二
历史文化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文化 >
“酒”与中国古典诗词
发布日期:2015-10-10 15:51 浏览次数:
酒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产物,它既是一种物质文化,也是一种精神文化。诗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之精神产物,与酒有许多相同或相似之处,因此,就一诞生,酒与诗歌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美酒中有诗歌,诗歌中有美酒。酒与诗歌的结合,既是中国美酒的灵魂,亦是中国诗歌的灵魂。
  酒与诗词的关系,好似一对孪生兄弟,以致于我们翻阅中国诗歌史的章章节节,均可闻到阵阵扑鼻醇香。早在三千多年前,中国古老的诗集《诗经》中就有关于诗与酒结伴同行的记录。《诗经•周南•卷耳》曰:“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永不伤。”翻译成白话文就是:我登上那高冈,马儿累的变样,我把酒杯来斟满,一醉了事免怀念。从此,历经三千年的悠悠岁月,诗酒形影相随,结成忠诚的伴侣,从屈原以后,许多诗人都因酒赋诗、饮酒赋诗,给中华文坛留下了许多千古不灭的诗篇。曹操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何以解忧,惟有杜康”(《短歌行》);李白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将进酒》);杜甫的“宽心应是酒,遣兴莫过诗”(《可惜》);苏轼的“俯仰各有志,得酒诗自成”(《贺陶渊明〈醉歌〉》)等都以酒来述怀言志。
  酒能使人精神亢奋,思维活跃,幻想丰富,在酒精的刺激下会引发人诸多想象,使一个现实生活中严谨刻板的人也能冲破理性的藩篱而进入感性王国,展开想象的翅膀,进入诗的境界。同时,酒也能使人袒露真实的情怀,这正是诗人必备的先决条件。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在中国文坛上可以说是一位诗人式的酒神,或酒神式的诗人。他生性嗜酒,谱写下了大量的咏酒诗。据统计,陶渊明现存诗文一百四十二篇中,直接提到饮酒的诗就有五十六篇,无怪乎白居易说他“篇篇劝我饮,此外无所云”。在官场腐败,门阀制度森严,士族占统治地位的东晋时代,酒,既是陶渊明生活的调节剂,也是陶渊明进行诗文创作的催化剂。但陶渊明喝酒不是莽汉式的狂饮滥喝,借酒发疯,以酒壮胆,而是“衔觞赋诗,以乐其志”(《五柳先生传》),是“其意不在酒,亦寄酒为迹也”(萧统《陶渊明集序》)。唐代诗人李白,是我国古代诗歌史上的一座高峰,世称“诗仙”,又由于饮酒成性,又称“酒仙”。李白仕途坎坷,官场失意,现实中,他常常借酒消愁,因此,他的许多作品中都有酒气冲天,怒发冲冠的形象,如《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顺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题中一个“独”字,道出了李白的孤寂,引出的便是他饮酒的情节,酒是诗的一个线索,酒因、酒前、酒时、酒后,一个个片断似被“酒”字串成了一串珠。 
  唐朝的酒诗很多。如;“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王维)这是青春时代少年游侠的豪饮,豪气冲天,放荡不羁;“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岑参),这是春风得意的聚饮,神采飞扬,放浪形骸;“不堪身外悲前事,强向杯中觅旧春”(李益),这是历经世事回首往昔的独酌,凄凉感慨,恍然如梦;“玉酒泛云罍,兰肴陈绮席”(唐太宗),这是深宫禁苑内帝王的盛宴,极尽豪奢,世间又有几人能品尝?
  宋朝的酒词也不少。柳永的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蝶恋花》)点燃起忠于爱情的眷恋之火;李清照的“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清平了》)则借酒沉醉在思乡的梦里;辛弃疾的“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映照出的是慷慨悲壮、豪迈强健的身影。 
  总之,中国的诗词似乎与酒有着不解之缘。诗中有酒,酒中有诗,诗歌需要激情,酒到醉时情更浓,酒后的真情是毫无做作的宣泄。中国诗词正因为有酒,才显得多姿多彩,散发出如美酒一般醉人的艺术魅力。
腾讯3分彩计划全天精准版